“红牛太子”撞死警察,证人离奇死亡,失速的泰国天丝“红牛”还能“狂奔”多久?

作者:匿名点击数:20    |    加入时间:2020-08-01 09:28:04

导读:本文是来自匿名的网友投稿,由编辑发布关于“红牛太子”撞死警察,证人离奇死亡,失速的泰国天丝“红牛”还能“狂奔”多久?的内容介绍。

7月24日,泰国警方称,有关沃拉育超速行驶、鲁莽驾驶和肇事逃逸的相关指控已被撤销。因诉讼有效期到期,沃拉育的“超速驾驶”指控于2013年被撤诉;“交通肇事逃逸”指控于2017年被撤诉;而“鲁莽驾驶致人死亡”的指控有效期较长,要到2027年才会到期。但这项指控目前也已被撤诉,尚不清楚该项指控被撤销的原因。

泰国司法部门的这一决定,意味着一个曾于八年前涉嫌醉酒撞死警察,肇事逃逸,且弃保潜逃的富三代就可以光明正大过上正常的生活了(虽然这8年他都过的有声有色)。此举不仅受到社会、媒体的批判及争议,不少泰国民众还对此表示愤懑,直接引发了对泰国司法公正的信任危机,怀疑泰国国内富豪享有免责特权,纷纷走上街头,呼吁抵制泰国红牛饮料。这场并不复杂的交通肇事案件曾因进展缓慢、警方暗箱操作等因素,一度在泰国当地引发民怨,如今随着泰国司法部门的这一举动,再次引发大众的集体关注。

7月29日,巴育作为一国之总理宣布介入此案,亲自签署下发了一份文件,组织了专门委员会调查此事。委员会成员一共有10名,由特别教授担任委员会主席,司法部次长、国务委员会秘书长、法律改革委员会主席、全国司法改革委员会主席、泰国律师协会会长、朱拉隆功大学法学院院长、法政大学法学院院长、蓝康亨大学法学院院长等人共同组成。该命令自8月1日起生效。

然而,就在7月29日晚,该案再生新变。调查人员在案件跟进过程中获悉沃拉育车祸案目击者的查鲁差在清迈突遭车祸身亡。就这样,最诡异的巧合,又是车祸,又是撞人。查鲁差,本案重要的目击证人,离奇横死。泰国司法界瞬间震怒,骂声一片:“这位证人不能死啊!是他轻亲眼目睹了当年‘红牛太子’是如何当街撞人的,对于车速及碰撞前后的取证至关重要!”。泰国大批网民高呼:“我们实在无法相信并接受这个巧合,太恶心了,恶心到让人作呕!”。每个吃瓜群众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不就是欧美和香港警匪片中的桥段吗?还真的在泰国上演了。在法院开庭前,证人车祸死亡,被杀 人灭口,富家公子脱罪,逍遥法外!看到这里,不禁要问,天丝和许氏家族究竟有何能量,是不是真的具有媒体报道的“钞能力”?不光能操纵司法,还能掌控人的生死?

“这世间,哪有什么离奇的巧合,不过是人性作乱的痕迹罢了。就算公众都有一双明辨善恶的眼睛,在金钱权势下的末路穷途,照样善于织网,在法律的烘烤下毫发无伤,在不露马脚的良知公义里坐享其成。”,网民如此评论。

肇事逃逸,“红牛”创始人之孙的失速狂奔

2012年9月3日凌晨,一名泰国警员在曼谷驾驶摩托车巡逻时,被一辆银黑色法拉利跑车以274公里/小时的高速从后方撞倒,被卡在豪车前的警员在被拖曳过程中颈部折断,在送医途中死去。而在他被拖拽行进的100来米期间,肇事的法拉利没有任何停顿。据监控显示,法拉利反而加速将车速开到了170公里,远超80公里的时速限制,并在将人甩拖后直接逃之夭夭。

这一血腥且性质极其恶劣的交通肇事事故,连续几天成为当地的新闻头条。

事后,调查人员沿着刹车油痕迹,轻而易举地追踪到距案发现场不到1公里处的泰国顶级富豪许氏家族大宅,并发现这辆车头已经严重受损的银黑色法拉利轿车及其主人泰国天丝集团创始人许书标之孙沃拉育。

面临调查,一开始许家声称驾驶者非沃拉育本人,而是 "雇佣司机"。在被警方打脸后,又辩称自己绝非酒驾,而是为了平复情绪才喝了点酒,逃离现场也是因为急于告诉自己父亲所发生的的事情。但在相关证据后,依然被疯狂打脸。

最终,沃拉育只得无奈选择自首。但随后的剧情演变,却让人有点瞠目结舌,因为上演的,是一出比我爸是李刚还要荒诞无数倍的泰国权贵和官场的钱权关系闹剧。

沃拉育自首不久,他就被家族以50万泰铢(相当于1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被“保释”出来,而根据福布斯2020年泰国富豪榜显示,沃拉育的许氏家族以202亿美元位居泰国富豪榜第二名。

为了准备起诉沃拉育,泰国检方光是准备诉状,便耗费了半年时间。但在进入诉讼程序后,沃拉育代理律师以“精神状态不佳”等各种莫须有的理由连续7次缺席传唤。期间,沃拉育却在保释期内过起了声色犬马的生活。如乘坐私人飞机四处旅行,在豪华度假山庄享用美食,观看F1方程式赛车比赛等,还跟家里已婚女佣偷情,十分嚣张跋扈。有媒体报道,该女佣便是被撞身亡警察之妻,沃拉育交通肇事致人死亡背后另有“奸情”,警察是否仅仅只是因交通肇事而亡尚待揭晓,再加上证人离奇死亡,故事越来越狗血。如果许氏家族是导演的话,这部剧精彩程度已经堪比任何一部好莱坞大片。

对此,时任曼谷市警察局长的卡荣威扬言,"不把害死警员的人绳之以法,就辞职!"然而,在2013年9月沃拉育第7次拒绝出庭后,检察官命令警方逮捕沃拉育时,警方却毫无行动,还迟迟不发逮捕令。而在2017年4月,检方驳回沃拉育律师第8次申请延期出庭并向法院申请警方逮捕沃拉育时,后者却再次“失踪”。

后来,在付出区区300万泰铢(约60万人民币)的赔偿金搞定死者家人后,案件更是进入“民不举官不纠”的状态。也就是说,在这场长达8年的肇事案件中,沃拉育不仅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甚至连一次出庭也没有过。

对此, 7月24日检方宣布撤诉后,泰国当地的中文媒体打出这样的标题进行抗议,“曼谷的大雨冲刷了红牛三代单手法拉利的痕迹,检方不起诉!” 民众哗然,民愤彻底被点燃,坊间消息称,泰国天丝集团花费1亿美元为了沃拉育的案件上下打点,终获案件撤诉。天丝集团自然是有这样的财力的。但是此事影响却越来越大,甚至美国CNN也就此事进行了报道。

逐利忘义,许氏家族的失速狂奔

沃拉育事件在泰国并不偶然,只是泰国"有罪不罚"这一文化的又一个耻辱象征。这个被称为“微笑的国度”,也是以“悲悯的佛教”而闻名世界的国家。

2007年,富商之子康皮塞,在自己的奔驰与公交车擦碰之后,当街撞死公交车售票员,撞伤两名乘客。整整8年之后,才被判缓刑,并赔偿200万泰铢。

2010年,军官女儿沃拉春撞毁一辆法政大学的校车,当场撞死9人,其中多数是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整整5之年后,她才被判罚约500万人民币的赔偿。而这笔赔款,在四年后仍然一分钱没有支付,她也没有坐一天的牢,仅仅被迫出席了一些社区义务劳动。

2016年,泰国化工业某巨头家族成员乍内博,驾驶奔驰强行冲撞高速公路收费卡。一小时后,他将一辆福特车撞到爆炸,车上一对年轻夫妻当场死亡。同样,他没有出庭——理由是“精神状态不适合出庭”。

事实上,社会整体的公平正义如此难以彰显,也离不开泰国司法系统的不作为。沃拉育事件中泰国警方就被爆出"暗箱操作",为掩盖沃拉育的罪行,泰国警方还逮捕了另一名在事发同一时间驾驶法拉利的嫌疑人,这直接导致一名警察被停职,并引发民怨升级。对于泰国频发的这种不平等现象和权钱关系,英国历史学家克里斯•贝克(Chris Baker)直言道,"在泰国,有权,或者有钱的人逃避法律的惩罚是很常见的事,常见到已经成为泰国文化的一部分了。"

而法治化环境建设的滞后,也影响了泰国的营商环境建设,让商业文明变得扭曲,开出有毒的恶之花。

反映在家庭层面,就是利为先导,平时娇惯纵容,包庇不成仓促切割亲情。

7月24日,泰国警方宣布撤销沃拉育诉讼的当天,愤怒的民众纷纷走上街头,呼吁抵制泰国红牛饮料。7月25日,泰国天丝集团紧急出具一份声明,与沃拉育划清界限。声明表示:“TCP集团对此澄清,沃拉育从未在集团的管理和日常运营中扮演任何角色,他也不是集团的股东,他也从未在TCP集团中担任高管职务。”

7月29日,沃拉育的许氏家族向媒体发了一封公开信,急于切割许氏家族与红牛太子的关系。“由于家族成员沃拉育的新闻让民众感到愤怒和不满,我们向社会致歉。我们无法否认沃拉育是家族的一员,但我们想真诚地向大家说明,自事发以来,沃拉育并未同家族内的兄弟姐妹商量过相关决定,而家族成员也不同意他的相关做法。”信的下方有许氏家族八位成员的签名,其中包括许书标第二任妻子小儿子许馨雄。作为现任泰国天丝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他也声称没有和沃拉育商量过“相关决定”。但对什么“相关决定”,却语焉不详?是沃拉育酒后驾车逃逸的“决定”?还是弃保潜逃的“决定”?许馨雄及许氏家族似乎是在担心沃拉育被追究法律责任之后,他和家人被追究包庇窝藏的罪名。

但是,这样的切割难免太生硬,太用力过猛了。沃拉育长期逍遥法外,作为许氏家族和天丝集团的头面人物,许馨雄及其家族是否可以通过一封声明就能简单地切割干净?沃拉育及许氏家族的所作所为,与许馨雄长期对外宣扬的他对父亲许书标华商精神的传承,遵纪守法的企业家精神和商业道德似乎难以逻辑自洽。有评论称,这是创始人许书标去世之后,许氏家族遭遇的最大道德和法律双重危机,许馨雄是否有能力带领家族重归父亲许书标一代泰国华商的道德操守和诚信意识,这是对他和泰国天丝最大的考验。

反映在商业层面,就是目光短浅,逐利忘义,通过各种手段,不惜践踏规则也要对别人的财富进行巧取豪夺。

事实上,自20世纪70年代许书标研制成功“红牛”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东南亚市场以外,许书标采取的商业模式都是“合作”,通过输出品牌和配方,供应部分原材料,全权由合作伙伴进行生产、运营和销售,这种类似可口可乐的合作模式,让许书标成为泰国第二富豪,也让他赢得了市场和合作伙伴的尊敬。然而,在2012年天丝集团创始人许书标去世后,许氏家族的新掌舵者们,却开始违背泰国天丝开创者的战略和商业道义,利用规则、利益至上,甚至可以打破规则、不顾道义,进行毫无底线的四处掠夺。其中,许馨雄,作为现任泰国天丝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他的势力范围包括泰国国内在内的东南亚和中国市场,近几年更是动作频频。

首先被许馨雄拿来祭旗的是菲律宾的EFDI(Energy Food and Drinks Inc.)。作为泰国红牛饮料在菲律宾地区曾经唯一的授权经销商,EFDI的授权期限是2003年-2013年。但天丝却毫不顾忌这点,联合另外一家经销商MDI(Maryland Distributors Inc.)在授权期内进行非法销售,并且堂皇地贴上了“唯一授权经销商”的标签。为此,2012年,EFDI逼不得已起诉了泰国天丝。2012年,菲律宾司法部副部长最终裁定,天丝及MDI违反相关法律,判处相关责任人监禁及高额罚款。

相煎何急,企业价值观的失速狂奔

菲律宾这一弹丸市场尚且遭遇泰国天丝巧取豪夺,作为即将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的中国,自然更是天丝欲得之而后快的天鹅肉。

事实上,泰国红牛一开始也进攻过中国市场。1993年,在东南亚混的风生水起的许书标在海南建起了新的工厂,打算让中国人也尝一尝自己研发的红牛,然而由于当时市场上根本没有咖啡因饮料这一品类,拿不到批文的他一罐红牛也没卖出去。没办法,许书标只能找到在中泰两国都吃得开的严彬,并与严彬在1995年商定了五十年、商标归属中国红牛的合作原则——由严彬在深圳设立红牛中国,根据国家规定改了许书标的饮料配方,自行解决保健食品批准证书问题。在五十年经营期限内,许书标通过向红牛中国销售原材料获取利润,并确保五十年内仅红牛中国有权在境内生产、销售红牛饮料。在严彬的努力下,红牛成为第一个拿到国家保健食品批文的功能饮料。严彬还砸了大笔广告费,将红牛包装换成通体金黄的金属罐,伴随着“困了累了喝红牛”等极具穿透力的广告的大面积铺开,将红牛打造成红遍五湖四海的抗疲劳神水,走出了一条本土化的营销道路。

数据统计,2003年,中国红牛的年销售额第一次冲破10亿大关,2012年突破了100亿元,2014年突破200亿,2015年达到最高销售额230.7亿元,品牌价值已经超过500亿元。2018年4月,华彬集团(中国红牛运营商)更是首次披露了20年来中国红牛的销售数据。报告显示,自进入中国市场以来,红牛累计产量超800万吨,累计销售额1453亿元,上交税金总额210亿元。中国红牛的成功可能得益它的饮料配方和泰国红牛不同,也可能得益于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当然华彬集团在中国首次成功推出功能饮料概念对中国红牛的成功也功不可没,总之让泰国天丝垂涎三尺。

而对比之下,自从许书标去世之后,在泰国的功能饮料市场上,泰国天丝却是越做越差。目前更是居M-150(40%以上)和卡拉宝之后,排在第三位,市场份额只剩10%。

为争夺中国市场,泰国天丝故技重施,2016年,天丝突然发难,起诉中国红牛,以商标许可和“二十年的合约到期了”为由来“收割”中国市场的胜利果实。但相比于菲律宾市场的牛刀小试,天丝这次显然是谋划已久,有备先来,而且显示出利益至上,未达到目的不惜打破规则甚至市场的一贯作风。但中国红牛律师陈若剑公开发《律师声明》称,有书面证据表明当年与泰国天丝签署的协议时间是50年,泰国天丝无权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红牛产品。但是泰国天丝至今未敢对此作出正面反驳,这让人怀疑泰国天丝似乎对此信心不足。泰国天丝和中国红牛之间已经有几十个案件正在审理之中,这已经导致了中国红牛在功能饮料市场的份额大幅下降,东鹏特饮、乐虎等新型功能饮料乘虚而上,而泰国天丝在中国推出了安奈吉红牛饮料和红牛风味饮料年销量也不到10个亿。各种迹象表明,泰国天丝和中国红牛正在重蹈王老吉和加多宝“两败俱伤”的老路,但是许馨雄似乎是要宁可玉碎,也在所不惜。毕竟不是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哪有什么感情和珍惜可言?得不到你,就毁了你,对于偏执忘义之人,这是情场之战,也是商场之战的常事,不足为奇。

除了法律诉讼外,在多个层面,泰国天丝都开启了与中国红牛甚嚣尘上的争夺战。

团队和渠道层面,泰国天丝挖来了中国红牛的前高管及其相关团队,并顺带挖角了相应的经销商。泰国天丝在中国的授权经销商北京普盛食品销售有限公司和深圳普盛食品销售有限公司的股东兼董事长王睿和副董事长王东辉就是华彬红牛的原总裁和高管。两者在离开华彬红牛之后成为北京普盛公司及深圳普盛的股东及高管,专门从事泰国天丝旗下红牛在中国的销售。之后,大量华彬快消品团队的人员离职加入泰国天丝或者普盛阵营。泰国天丝似乎不仅仅是要“收割”中国红牛的品牌和市场,还要收割中国红牛的高管团队和人员。法律界人士评论,看腾讯对加入阿里巴巴集团的刘春宁、岳雨用的铁腕手段,华彬还是挺手下留情的,但泰国天丝的如此竞争手法无论从道义还是法律上都值得商榷。

市场层面,泰国天丝通过间接控制广州曜能量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红牛安奈吉的饮料,试图凭借高达90%以上的相似度来挤压金罐红牛的市场空间。另外,据媒体报道,泰国天丝集团中国西北红牛生产基地于7月22日宣布正式投产,并计划在未来三年将对其在华业务进行一系列投资,高调宣称投资总额高达10.6亿人民币。

在舆论层面,泰国天丝也是花样百出,试图按照泰国的那套商业逻辑,通过走上层路线,在4月份出资数百万设立泰国天丝集团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基金等途径来抢占舆论高地。在天丝的精心谋划之下,似乎也收到了一定效果。7月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了中国红牛对第11460102号“红牛REDBULL”立体商标提出的无效请求,确认了泰方享有红牛金罐包装的合法权益。然而,在营商环境建设已成国策的中国,这一套玩法还能走多远却是显而易见。不过,让人觉得有些疑惑的是,鉴于泰国天丝在该国一贯的行事方式和为达目的不惜改变规则的操作方式,作为民政部批准、国家知识产权局业务主管的全国性、专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以及知识产权局下辖期刊牵头主办单位的中国专利保护协会,在与泰国天丝的合作过程中并未避嫌,而是堂而皇之接受下属单位的合作,这一做法是否合理也有待商榷。

据了解,此次天丝集团成立的“基金”,按照泰国天丝的说法是,其根本目的是为了助力中国通过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从而提升整体营商环境的目标。天丝集团计划在未来三年内连续每年提供200万元人民币(共计600万元人民币)的初始资金,未来天丝集团在中国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中所得赔偿也会按一定比例注入该基金。此外,泰国天丝集团将与中国专利保护协会(PPAC)、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CIPS)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组织落实项目合作。

另外,一直觊觎中国市场的泰国天丝还进一步践踏规则,放任红牛饮料走私。据不完全调查,历年以来,境外无中文标识红牛饮料产品,通过各种“蚂蚁搬家”的方式从泰国、越南等地流入中国境内销售,各类网点数量达数十万个,分布区域主要在广东、广西、云南、浙江、湖南等地。可以说,在这些地区,只要有中国红牛销售的地方,均有境外无中文标识红牛并行陈列兜售。中国走私稽查机关虽然常年持续查处,2006年国家质检总局还发布“关于禁止旅客携带泰国‘红牛’饮料入境”的公告,原因是该饮料咖啡因含量普遍超过我国卫生标准要求,但走私的情况仍然屡禁不止。驱动疯狂走私的背后巨大的利益,泰国红牛在泰国销售价格仅仅合人民币1元多,而中国红牛价格是6元,这中间5倍差额的利润比走私毒 品还要高。更何况赚着卖白粉的钱,却不用承担卖白粉被枪毙的风险(中国法律规定贩卖50克海 洛因即可判处死刑),难免很多人铤而走险。泰国天丝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就留待大家评判了。

泰国红牛,中国红牛,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眼看恶性竞争的负面效果开始显现,早已在企业价值观上失速狂奔的泰国红牛,还能“狂奔”多久?

本文地址:http://www.caijing918.com/article/detail/id/735163.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由编辑发布,所有权归八八财经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八八财经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打印
更多新闻
08月
11
08月
11
08月
11
08月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