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忧之后又添外患?腾邦国际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

作者:江西省信州区点击数:474    |    加入时间:2022-05-14 08:42:36

导读:本文是来自江西省信州区的网友投稿,由编辑发布关于内忧之后又添外患?腾邦国际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的内容介绍。

新京报讯(记者 王真真)继子公司喜游国旅失控之后,“内忧外患”的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邦国际”)又添新麻烦——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如破产清算申请被法院受理,腾邦国际将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存在被宣告破产及终止上市的风险。同时,因子公司喜游国旅失控,腾邦国际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被质疑是否真正对喜游国旅实现控制。


3亿元贷款引发的一场破产清算申请


4月21日晚间,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收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公司债权人中信银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以下简称“中信银行深圳分行”)申请对腾邦国际破产清算。腾邦国际已向法院提交异议书,目前正积极与债权人进行沟通。


据公告,2018年7月17日,中信银行深圳分行与腾邦国际签订《综合授信合同》及补充协议,综合授信人民币3亿元,期限自2018年7月17日起至2019年7月4日止。上述合同签订后,中信银行深圳分行合计向腾邦国际发放了14笔流动资金贷款人民币3亿元。但截至公告日,贷款本金及相应的利息和罚息均未归还。


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对上市公司有何影响?虽然腾邦国际表示,公司破产清算申请是否被法院受理,公司是否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但同时,腾邦国际也指出,在法院受理破产清算申请前,不排除中信银行深圳分行因债权到期无法受偿,通过诉讼、仲裁等方式主张权利,甚至对公司资产、银行账户等进行查封冻结,乃至对公司资产进行拍卖处置。如果出现上述情况,腾邦国际经营将受到严重负面影响。


此外,腾邦国际还表示,如果公司破产清算申请被法院受理,将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及终止上市的风险。如果被宣告破产,根据相关规定,腾邦国际股票也将被终止上市。


偿债危机因何而起?


自2011年上市以来,这是腾邦国际首次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但自2018年下半年起,腾邦国际就已存在部分债务逾期,致使多个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截至4月11日,腾邦国际及子公司累计被冻结账户79个,被冻结银行账户数量占公司银行账户总量的比例为12.89%;被冻结银行账户涉及的主体10个,占腾邦国际合并报表范围内主体的比例为 4.95%;累计冻结账户账面余额合计2900.34万元,占腾邦国际2018年经审计净资产的 1.02%。


此外,截至4月12日,腾邦国际还有58起诉讼案件在身,其中金融机构涉诉案件13起,涉及诉讼金额14.87亿元,占合计诉讼金额的85.68%。


腾邦国际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及子公司被诉讼、仲裁以及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主要是因为腾邦国际流动性出现困难,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导致未及时偿还相应债权人的贷款、货款等债务。


梳理历年年报发现,以机票代售和小贷业务为主营业务的腾邦国际,在2014年之前的净利润维持在千万元水平,随着2014年开启并购模式,腾邦国际净利润一举破亿,直到2018年。这一年,腾邦国际虽然账面现金看起来依然丰富,但现金流已出现问题。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腾邦国际筹资活动现金流入资金为60.56亿元,较2017年增加了45.09%,主要系报告期内借款增加所致;筹资活动现金净流出额同比增加93.79%,主要系报告期内偿还借款及借款利息增加所致。


在净利润可观的背景下,现金流出现问题,腾邦国际曾多次在公告中解释称“因2018年下半年起,金融去杠杆等外部金融市场环境变化,以及银行收缩贷款信用所致”。但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腾邦国际在2019年4月发布的一份《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更能直观地解释腾邦国际的现金流困境。


据上述公告,2018年,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腾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邦集团”)及其关联方通过租赁押金、流动资金等方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往来余额共20.5亿元,其中大部分为非经营性占用。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腾邦国际其他应收款共14.1亿元,将近2018年年末同类款项的两倍。


因此,流动性困境加重的腾邦国际,在2019年接连遭遇票代业务暴雷、银行账户遭冻结等多重冲击,净利润再也无法维持。3月17日,腾邦国际发布的2019年年度业绩快报显示,报告期内,腾邦国际净利润为-15.79亿元,同比减少1041.36%,这是腾邦国际自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质疑:腾邦国际是否真正对喜游国旅实现控制?


遭受重创后腾邦国际,“屋漏偏逢连夜雨”。4月20日晚间,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耗时3年收购的深圳市喜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游国旅”)失控了。


据公告,喜游国旅失控的主要原因为喜游国旅董事长、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史进拒绝配合审计,导致腾邦国际2019年度审计工作不能正常进行。


作为喜游国旅失控的关键人物,史进在腾邦国际2019年的两度“实控权易主”事件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正因为实控权一事,史进与腾邦国际及其控股股东的纠葛正式从幕后搬上了台前。


去年9月,史进等相关方因腾邦国际实控权一事向法院提起了诉讼,法院受理了案件,并定于2019年11月20日开庭审理。在开庭审理的前两天,腾邦国际发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已与史进等相关方就实控权争议达成了一定协议。自此,史进与腾邦国际及控股股东就实控权的矛盾似乎已经得到解决。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时隔数月,史进再次出现在腾邦国际发布的“失控”公告中。就在该公告发布的第二天,腾邦国际也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深交所要求腾邦国际解释,向喜游国旅发送《审计通知书》后再未得到对方任何回应的一个月后才披露其失控的具体原因,并说明自收购喜游国旅后,腾邦国际是否对其真正实现了控制。


此外,深交所还质疑,腾邦国际自2018年6月对喜游国旅完成收购至今,是否存在为完成业绩承诺,将腾邦国际原有业务转移至喜游国旅经营的情形;同时,本次认定喜游国旅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是否为腾邦国际有意将优质资产进行剥离。


新京报记者 王真真

编辑 李铮 校对 何燕

图片 新京报记者 王真真 摄

本文地址:http://www.caijing918.com/article/detail/id/975942.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由编辑发布,所有权归八八财经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八八财经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打印
更多新闻
05月
19
05月
16
国际|疫情会带动婴儿潮吗?

点击数:755
加入时间:2022-05-16